鸢子衿

第一次用软件绘图的成果,功夫不够还得加强_(:з」∠)_
蓝二的个人向√

两个社会小青年√
上色使我头秃,配色使我头秃...
还是肝线稿吧hhh
ps澄哥衣服上是xcx羡澄羡
虽然崩了但是羡羡的爪子还是在比心的qwwwq

【宋薛】打上花火(2)

现代paro,烟火大会灵魂互换梗
其实上一章宋薛见面的时候有个bug...其实他俩真正意义上不是第一次见面只是老宋不记得薛_(:з」∠)_
然后...这章很短,非常短,可能下一章会正常【。】
前文可以戳主页x

——————————————————————————————
  5.

  薛洋提议再磕一次额头看看能不能换回来,结果是几次尝试后二人除了脑袋上多了几处红肿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收获。宋薛二人最后还是听了晓星尘的建议,决定先拖着这副不属于自己的身体各回各家,理一理思路再做打算。

  好在第二天是周日,所以灵魂互换这件事暂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不便。

  6.

  早上,平时不到九点不睁眼的薛洋在六点钟准时起了床。

  “......”

  不得不说宋岚长期早睡早起养成的生物钟还挺恐怖的,至少对于薛洋这种生活高度无规律的人来说是如此。薛洋估摸着自己那边散漫惯了的躯壳八成是起不早了,于是打算干脆先好好打量打量这副壳子再打电话过去。

  宋岚是真的长得很好看,薛洋如是想。

  其实薛洋在六年前就已经深刻地认同了这个观点。

  可是他没有看到过现在这个模样的宋岚。

  宋岚留着半长不长的中发,平日里一丝不苟地扎在脑后,配上高冷的神情,愣生生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庄严感。如今披散的黑发微乱,又没了银丝眼镜,或许也有薛洋本身占着这个壳子的缘故,整个人竟生出一种禁欲之下的狂放,与薛洋家里的凌乱氛围十分相配。

  在薛洋的记忆里,宋岚也不是这样的。

  他还记得那个大他几岁的青年总是穿着干净而款式简洁的衣服,理着清爽板正的三七分短发,还有......

  薛洋甩甩头,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他仗着自己顶着宋岚的脸,拿起手机打开自拍,不厌其烦地摆着不同的表情不同的pose咔咔咔拍了好一会。皱眉的宋岚,大笑的宋岚,翻白眼的宋岚,摆v字手的宋岚......薛洋很满意。

  在俯拍的时候,薛洋瞥见“自己”白皙的胸口,鬼使神差地往下解了两颗扣。

  “咔嚓。”完美记录。

  “........”薛洋停滞一秒,用力甩了甩头,又抬头看表。
 
        “九点...现在打电话叫他应该没问题了。”

        TBC

——————————————————————————————
怕描述不清楚,就是薛洋顶着老宋的壳子回了薛洋家,老宋顶着薛洋的壳子回了宋岚家_(:з」∠)_

      

  

  

  

  

还没完成的路西法x1
光耀晨星_(:з」∠)_

【宋薛】打上花火(1)

是抽到的烟火大会灵魂互换梗√
现代paro,设定晓宋二人挚友,薛洋是晓星尘的学生,其它设定的看文里就好hhh
宋薛宋薛宋薛,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双道友情向,晓道长本章戏份还可以x
标题是突然想起来的,当然这首歌还挺好听的_(:з」∠)_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我们正文。

——————————————————————————————
 
        1.

  八月处暑,傍晚。

  夏末的晚风淋漓地渗过窗外的叶隙,裹着潮湿的气息与半热不热的温度,掀开窗帘肆意地侵入宋岚的房间。

  而此刻的宋岚正躺在床上闭目小憩,平日里总是身先士卒冲在加班前线的他,难得在这周末的黄昏里享受清净。

  只可惜,一通电话搅散了这平和的一切。

  “子琛,你现在有时间吗?”电话的那头是晓星尘,现A市某高等美术院校老师,亦是宋岚交心的挚友。

  “有。”

  电话那头的人似是舒了口气,笑道:“太好了,子琛,今天晚上有烟火大会,我想到那里找找灵感,我看子琛你平时工作也够拼命的了,要不要一起走?”

  宋岚叹了口气,他自是打小便不喜人多的场合的,可半个月前晓星尘便同他念叨这烟火大会了,想必是十分期待,自己又怎能拂了挚友的意?再者,他总归不忍心让晓星尘一个人去的。于是就此打定主意,换了衣服向车站赶去。

  2.

  宋岚和晓星尘赶到的时候,离放烟花还有很久。晓星尘见了绛红色的天空和火烧云便再挪不动步子,支了画板整个人便钉在草坡上。宋岚向来对大会上那些孩子气的东西无甚兴致,索性在草地上铺了两张广告纸,坐在他边上看落日等天黑。

  “晓老师!”一声十分突兀的大喊,教无事可做的宋岚在晓星尘回头之前看到了那个少年——他看到了薛洋。

         很多年后,宋岚想起初遇,总会觉得,从那一刻起,他便是他的命定,他余生最鲜活最炙热的变数。

  只是现在的宋岚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些。他轻轻碰了碰晓星尘的手肘:“星尘,你学生。”晓星尘闻言顺着宋岚所指的方向望去,绽开一个笑容:“原来是阿洋。”

  直到那少年跑近了站定,宋岚才得以细细打量这人的样貌。一张脸长得自是讨巧,黑亮的眼睛眨得清澈却勾人;笑时露出的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还没来得及随笑容收回,整张脸不加修饰,却带着少年特有的好看,还夹杂一股子野劲儿。少年半长的头发高高扎成马尾,随着几缕不听话的乱发一起从鸭舌帽后面塞了出去,极尽率性之能事。

  薛洋同晓星尘寒暄了几句,晓星尘便转过来笑着替他们互相介绍:“这是薛洋,我前年毕业的学生,很有艺术天赋,是个好苗子。”又转向薛洋:“阿洋,这是宋岚宋子琛,我的至交好友。”

  听到宋岚这个名字,薛洋的身体微不可察地一颤。他猛地转过去看了宋岚一眼,宋岚无法准确地描述出薛洋当时的表情——只因那一瞬间的惊喜,失望,酸涩,都转瞬被淹没在了难辨真假的笑容之中。

  “宋岚,你好啊。既然是晓老师的朋友,那我就不客套了,以后你也就是我哥们啦。”调整好状态,薛洋再次笑出一对洁白的小虎牙,闪亮的光泽不容人不信他是真诚的。

  宋岚倒是没太在意薛洋的反应,毕竟晓星尘曾揶揄他道,他这般生人勿近的气场不知要吓退多少人;或许薛洋也不过是一不小心被他严肃的神态惊着了而已。

  眼看宋岚杵在他旁边闲得百无聊赖,晓星尘委实不太好意思,道:“在这坐着怪无聊的,子琛你要不先跟阿洋逛一逛?八点才开始放烟花,到时候你回这儿找我便是了。”

  宋岚思考一秒,觉得这样下去自己的挚友八成会因为拖自己出来可自己却没玩到而愧疚,而且这个薛洋看起来是个挺有趣的年轻人,和他走走也未尝不可。

  “走吧,薛洋。”

  3.

  当晓星尘发现两人失踪又联系不上,急得四处寻找两人的时候,烟花已经放了好一会了。“砰——”又一朵烟花炸开。空中缤纷耀眼如繁花的烟火确实唯美极了,可晓星尘已无暇顾及,他只希望宋岚和薛洋不要有事才好。“铃...”清脆的电话铃在滚沸人声里突兀响起。晓星尘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子琛...太好了,看来他们没事。

  “喂?晓老师!你在哪?”

  “子琛?你怎么..你还好么?.”晓星尘愣了愣。

  “呃,情况有些复杂...晓老师,我是薛洋。”电话那头“宋岚”的声音又语速极快叽哩哇啦说了一大堆,却不是他惯用的语气。晓星尘越发疑惑。

  “子...阿洋,”晓星尘努力说服自己成为一个忠实的无神论者:“不管怎么样,你先告诉我你们在哪,我去找你们。”

  “晓老师你还在草坡那边?啊,你往前直走,对对对..停!我看到你了,我在你右边不远那个章鱼小丸子的铺子那!你看到我没?”

  晓星尘顺着电话里的方向望去,只见自己的“挚友”正站在铺子边上,形象全无地以一种夸张的姿势冲他招着手:“晓老师!我在这...晓老师!”喊完了还不忘咬一口手里的章鱼小丸子,稠腻的酱汁粘了一袖口。

  这副阵仗委实震到了晓星尘,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坠落的烟花砸中了脑子。

  “这是怎么回事?薛...子琛呢?”晓星尘满怀复杂地接受了面前的人是薛洋的事实,毕竟依他对宋岚的了解,他绝不会和一个刚认识的人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

  “不知道。我们刚才本来到了一家小吃铺...结果我买完东西一下子磕在不知道什么玩意上,硬的,挺疼,.”薛洋显得有点无辜,“应该就是这个冰块脸的脑壳。”他撩开刘海指了指:“老师你看,就是这。”

  薛洋所指的地方已经明显肿起一块红,只是之前被刘海挡住了。晓星尘微微皱眉,“处理过没有?”

  薛洋一脸的生无可恋:“跟互换身体比起来,磕一下真是便宜死了。那个时候人已经开始挤了,只能跟着大流走,我想着快到点了吧,就看了一眼表,结果突然发现这表不是我的,一低头衣服也不是我的...”

  其实这身高也不是我的,薛洋在心里道。

  “...所以我就发现我变成宋岚了。可我一抬头找我自己的时候,'我自己'应该已经被人流挤走了,我宋岚薛洋的交替喊了十好几遍,没人回我。”

  4.

  这厢两人正急着,宋岚却是更急。在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薛洋的之后,他第一时间回头寻找自己的身影,可是人流太挤不容他乱走,他只好随波逐流等停下来再做打算。可是停下来之后,他却不知道如何寻找薛洋——宋岚并非路痴,可这一条一条花花绿绿的小街在“不解风情”的宋岚眼里都全一个样,更何况是找回刚才的小铺。

  他想给晓星尘打个电话,可一打开薛洋的手机,电量百分之二直接开了机又关上了。

  “......”

  宋岚记得薛洋之前说还想去吃章鱼小丸子,想着这人或许会在那,便七拐八拐左右打听去找那铺子。宋岚的眼角无意瞥见袖口的油渍,不由得皱了皱眉。

  但愿我的衣服还好,宋岚如是想。

  折腾了好一会,宋岚终于找到了铺子边上焦急的挚友,还有...正在一边吃小丸子一边摧残他外套的薛洋。
那两人见他来了,看起来松了口气。

  “子琛,我都听阿洋说了...你还好吗?”

  ...我很好,可我的衣服看起来不太好。

  不过到了这种时候,即使宋岚有洁癖,他也已经没有心思为了衣服怼薛洋了。

  “薛洋,我们是不是灵魂互换了?”

  TBC

——————————————————————————————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23333【不你

之前跟朋友讨论的恶友吉原花街paro√
亡命武士洋×振袖新造瑶
就酱,懒,不想上色hhh_(:з」∠)_

摸个鱼
依旧是小八

记个787现代私设的脑洞x

记个脑洞,现代paro,私设
师生设定,七是大学教授【就这么简洁_(:з」∠)_我七人格魅力强大不多说x
八的母亲是某外国公司老板,八本身是混血儿,小的时候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离异x八跟了母亲,但因为各种原因一直待在中国,不过毕竟小时候两国语言熏陶嘛_(:з」∠)_所以中文英文都说的特别6,后来考到了七所在的大学
虽然家里不缺钱,不过拗不过八想找个室友不愿意自己住,于是他娘亲给他物色了一个正经人合租,就是七(●—●)
然后八就开始了‘’哇噻我的合租室友和我的大学老师居然是同一个人‘’的生活,不作不死的生活(❁´◡`❁)
七很有为人师表的自觉
然而八并没有身为学生的自觉

就酱,想到再补x
不一定写不写不一定什么时候写,总之存着先

是太子葛格x
天坑的女装系列。